第三集最後,愛信對宥鎮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絲信任,又被眼前宥鎮的身份和作為感到混亂不解。

 

 

愛信:「我連他的名字都不會念,我以為他是同志,他卻一直都是名外國人,他是敵?還是友?」

 

雖然講的只是連宥鎮英文名字都看不懂,也表示了愛信連對方的姓名、身份都不知道,怎麼會把自己的信任交出去以為對方是同志了那種懊惱,誰教你上一集這麼天真啦(心疼三秒)!雖然愛信說文字沒有力量,但文字(語言)的力量,可以克服對未知的不安和退怯,就像如果有一天真的金泰梨本人在我面前跟我說話,但我卻一個字都聽不懂一定超絕望的……好了,扯太遠!

 

這時正好榮光賓館的老闆娘—工藤陽花出面暫時阻斷這場不知該由誰先讓步的局面。沒想到這麼快出現上集預告出現的愛信和陽花互換衣服的場景,一看到這個畫面,真的完全無法不去聯想到泰梨的成名作品—下女的誘惑,但這絕對是一個不方便放對照圖的畫面,所以…自己心裡有感就可以了。陽花本意是要加深愛信和宥鎮的矛盾,但同時也加深兩人更明確的糾結。第一次在陽光先生劇中看到愛信穿洋裝讓人眼前一亮,穿著比較成熟感的服裝,但愛信的臉龐還是如此稚嫩有點微妙。

 

陽花:「悲傷的結局總是令人印象深刻。」

 

 

這句話也許是暗示了這部劇的結局,無論如何,愛信又學會了一句英文「Sad Ending」,像這樣不懂直接問不是很好嗎?那個「摟哺」已經成為愛信心中的世紀懸案了!

 

 

愛信換裝後在火車車廂內和宥鎮的對話也相當有張力,愛信真的是動怒,加重語氣的跟宥鎮說:「是我誤會了,誤會你是同志,閣下應該有許多機會向我否認!」無論愛信如何激動,宥鎮總是平靜的跟愛信說著她想不明白的話…

 

 

劇情前段有許多可愛的愛信,首先在轎子上,聽見咸安氏稱讚陽花漂亮,愛信顯然相當不以為然,她覺得自己比較美,好啦整個朝鮮你最美!

 

第二個也是這集我很喜歡,超級療癒的一幕,愛信到山上跟勝久師父這段,在地上寫著她根本看不懂的宥鎮英文名,一邊嘀嘀咕咕宥鎮和其他女人的事,當知道師父就是偷槍的人,雖然跟師父說因為這把失竊的槍自己受到了許多委屈,但是隨後又很窩心跟師父站在同一陣線,好貼心的愛信。

 

 

愛信:「不管日本、俄羅斯或是美國,看樣子現在該來的都來了」
勝久:「在這些人當中,沒有任何人站在朝鮮這邊」
愛信:「我們還有師父啊,有你站在朝鮮這邊」
勝久:「那你呢?」
愛信:「朝鮮對於女流之輩並不友善,我只是站在師父這邊!」

 

 

然後對師父露出既貼心又溫暖又燦爛的笑容,這個笑容簡直可以撫平所有我上一集的傷痛(?) 還好這麼讓人融化的笑容是給了師父,只是師父還是很傲嬌的潑了愛信一點小小冷水,雖然是在保護她,不過人家愛信難得撒嬌的說!

 

 

第三個可愛爆擊就是愛信終於決定去學堂學英文了,在門外互使眼色大扯嗓子,然後有些得意的跟老師說自己並不是完全不懂英文,說出她知道的幾個單字「Gun、Glory、Sad Ending」,覺得愛信在這段的眼神實在是太…怎麼說…太難以形容的可愛了,圓滾滾的黑亮大眼,說出單字時帶有自信的微微竊喜,雖然人家說的拼音和字母是什麼她都不懂,但眼神裡充滿純真、活潑和好奇,像單純的小動物又像小孩子,這就是專屬於金泰梨的獨特氣質的高愛信,讓這個角色特質更立體,魅力更加倍,真的可愛極了!!

 

 

為了幫伯母找堂姐回來,愛信來到榮光賓館,這集陽花根本一直在調戲愛信,還當著宥鎮的面講了讓愛信害羞的話。

 

愛信:「這些夫人到底都在這裡做什麼?」
陽花:「和男人們所做的事並無多大差異,吃飯喝酒菸草賭博,床鋪、愛情與男人,這裡可是無所不有。」

 

 

雖然陽花心裡是有著宥鎮,但她應該也樂於像這樣挑逗一下愛信和宥鎮間的微妙氛圍,真正看盡人生百態的人是她,她都看在眼裡,愛信和宥鎮很有事的裝沒事一樣。愛信閃離現場之後,馬上進行下一場大家閨秀與浪人的邂逅。

 

東魅:「在朝鮮這塊土地上每一個貴族都要看我的臉色,但是...在小姐眼中的我...似乎依然是低賤的白丁。」
愛信:「並非如此,在我的眼中你並不是白丁,只是一名百姓。因此我要澄清,我不知道我看你的眼神是如何,然而我會如此看你,並非因為你是白丁,而是因為你是叛國者。」

 

 

愛信面對不同人時說話的方式語氣也有很明顯的區分,不卑不亢的告訴東邁自己並非因他的出身而有那樣的眼神,而是因為他的作為。且補述了童年時期愛信救了東邁之後,到底在轎子裡發生什麼對話。一開始少年東邁當然是感激充滿疑惑的,關鍵在於他問了小愛信為什麼要救他,愛信回答「因為有人說過人的性命都是非常珍貴的」聽完這句話還沒有狀況,下一句東邁又問是誰說的,愛信回答「孔子」,就是這號人物讓東邁立刻強烈意識到兩人不管是階級或身份的各種巨大差距,再怎麼說東邁當時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他有他的自尊同時也因身分自卑著,下一秒就挑釁的用小愛信的裙角擦去自己嘴邊的血,說她:「這個養尊處優的貴族丫頭!」這段真的對小愛信的心理來說大受衝擊,驚嚇又委屈的瞪大眼含著淚,對照愛信長大後再次見到東邁就是殘忍的殺人時同樣的衝擊,所以當愛信在轎中又回想起這一段時仍舊對他心理產生極大的壓力。東邁這種強烈又壓抑的悲劇性角色和性格也不難理解,雖然對他人來說也許是種負擔,但忍不住還是想稍微多給他一點點諒解。

 

只能說翻譯官實在太襯職,再度把愛信找來公使館,愛信坐公使館主人的位置越來越熟練了,只是這次愛信的態度跟上次不同,帶有些無奈,而且數度被宥鎮的問題和回答唬得一愣一愣的,除了對他立場的混淆之外,還有他真正的意圖到底想怎樣。

 

 

愛信:「你這是在做什麼?」
宥鎮:「保護你」
愛信:「為什麼?」
宥鎮:「因為我做得到!」

    
這段既迂迴又直接的一來一往,宥鎮又說保護又說嫉妒的,你搞得愛信好亂啊,愛信小姐不懂這些你不要這樣撥動她的心啦,所以愛信這次難得被這些混亂變得遲疑,幾度說不出話來,這對向來很有自信說話時態度不常停頓的愛信,是蠻少見的狀況。

 

 

這集最後宥鎮終於遇到當年害死他父母的那家人,同時仇人之子金熙星也回國要去尋找他的未婚妻,逃避了十年,熙星萬萬沒有想到他的未婚妻如此美麗動人,而片頭出現的愛信若有所思的側臉畫面,原來就出自於這段,就說愛信被宥鎮的話語徹底迷惑,才會用這樣既有些悲傷又含淚的眼神,瓊瑤似的曬著棉被,一般人曬棉被只會弄得滿頭大汗又狼狽,可我們愛信曬棉被的神情可是傾國傾城,讓熙星對他一見鍾情啊!有些人,一但錯過就不再,熙星,你來晚了!下回請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ch12 的頭像
mich12

夏日戲劇 - Mr. Sunshine。Good Doctor。

mich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