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先生》延續上一集最後愛信和宥鎮的「遮臉辨識法」,那一瞬間空氣像凝結了五分鐘那麼久,表面上宥鎮的試探較有侵略性,但愛信用她獨有的「單純」武器做好防守,後來烙下一句:

 

「抱歉,我總是一無所知。我除了像一幅畫之外,什麼事都不會做。」

 

 

想要優雅結束這回合,愛信把咸安氏形容自己的話拿來用真是很可愛,可見她真的很在意,確實是個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的大小姐,但在我看來,她可愛的反應像個孩子沒錯啊~~不過最後的提問被宥鎮打槍這裡只有他能發問,讓愛信面露不悅。 (宥鎮也不想想你的主位都被坐走了還算主人嗎XD)

 

這邊開頭也解釋了為什麼人人都認識愛信小姐,受到一般人民的保護愛戴,愛信雖然父母悲慘的死去,但在祖父庇護下成長,並且從小保持著她善良本心普渡眾生,不愧是朝鮮人民當時的精神支柱。

 

由於上一集的愛信實在太帥氣了,第三集稍稍著重描述了愛信大小姐單純天真的一面,尤其對比其他角色童年階段悲慘沉重的經歷,更顯得愛信成長條件的幸福,連吃糖畫面都充滿童心。

 

 

由柳演錫飾演的角色具東邁童年經歷故事也正式出場,「白丁」這身份簡直是個比一般百姓、下人都還低賤的身份,少年時期東邁母親為了不讓自己孩子繼續繼承白丁身份過著屈辱的生活,逼著自己孩子離開身邊。

 

「朝鮮的母親們,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不是親手了結自己的生命,就是遭到殺害,若兩者都不是,就是拋棄自己…」

 

 

具東邁長大之後回到朝鮮,第一件事報仇,第二件則是為了愛信小姐。他的童年經歷和成長後的轉變,那孤獨冷漠的眼神,應該可以毫無懸念成為《陽光先生》劇中悲劇英雄第一名!東邁一眼認出小時候曾救過自己的愛信,英雄救美不解釋殺人,揭開他與愛信成年後再相見的序曲。愛信驚訝瞪大了水汪汪的雙眼,和小時候的她相同,儘管愛信對他人身分並不抱持偏見,她仍不解對方為何會有此舉,晚上咸安氏的評論,愛信也只是安靜的思考著一句話都沒說。

 

 

接下來愛信和崔宥鎮在要去陶窯址的碼頭處巧遇了,兩人同坐一艘船時的對話也是這集觀賞重點之一。愛信雖然表面態度堅定不動搖,但她其實還是很希望能有人跟她同屬一陣線,兩人數度交手的攻防,只見愛信把防禦之牆逐步放低。在坐小船回程途中,總覺得愛信有點太輕易失守了,台詞中說了預告中的名句:
 

「報紙上說現在是浪漫的時代,但是我的浪漫,只存在於德國製的槍口。」

 


這句話都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問題很帥氣,但是下一句話真的讓我驚訝,愛信接著說「誰知道呢,那天晚上我被閣下發現,也許就是我的浪漫。」萬萬沒有想到划個船愛信就撤掉所有防禦,並對宥鎮露出曖昧的微笑,雖然前面有對話鋪陳,但覺得火侯還不到時機,話說愛信啊~~~你真的知道浪漫是什麼嗎!?比較好的解釋就是,除了師父以外,愛信不曾有過同輩的夥伴,當做著這麼危險的祕密行動,確實很需要有人能夠理解並同行,加上愛信從小被保護的好好的,她並沒有什麼機會以自己的意志去認識別人,更別說是要分辨一個人內在的黑白善惡了。所以即使宥鎮還是保持著神秘,但聽見宥鎮對自己說的一番話後,為了想要知道宥鎮到底在想什麼,還是選擇以率先自我揭露的方式取得雙方關係在小船上的正向發展,跟宥鎮說「很高興認識你」、「有需要碗的時候就告訴我一聲」(小姐真的很好笑很單純,釋出善意的方式兼具民生與軍事用途啊),然後認定對方是同志,搭配浪漫的音樂,愛信一直盯著宥鎮微微笑,反倒是宥鎮被看的都有些不自在開始眼神閃躲了,我每看一次這段還是驚訝的下巴快掉下來了~~~

 

 

跳脫出來看這段泰梨的演技,愛信對宥鎮說完話看著他微笑的神情和笑的方式,我敢說是以前的角色不曾出現過的,可見真的意味深遠,而且也成功塑造了屬於「高愛信」這個角色的專屬圖像,必須再為金泰梨豐富的詮釋方式拍拍手!

 

遠在日本的未婚夫金熙星也即將歸國,原來愛信每年都會幫未婚夫訂製西服,愛信雖是那個時代的新女性,但等待未婚夫為他做的事也算是相當有情有義了。接收堂姐愛純揮霍的帳,愛信也因此有了第一次坐火車的機會,瞧那有些雀躍的小表情,就是個孩子要出去玩的喜悅無誤!

 

 

接著韓國就是那麼小,偏偏又在西服店遇到崔宥鎮,依照傳統禮節,女性的腳應該是不能輕易被看見的,尤其是在男性面前,所以愛信既有點羞澀又鎮定的縮回兩隻小腳相當可愛。接下來這段我也是全程扶著掉下來的下巴看完的,畢竟看了划小船那段戲後我的下巴還沒接回去…

 

 

終於,愛信一臉正經跟宥鎮展開以下對話

 

愛信:「這樣巧遇並不常見,而且你在公使館工作,還說得一口流利的洋鬼子話,   你介意我問你一件事嗎?『摟哺』是什麼?」
宥鎮:「你為什麼問這個?」
愛信:「因為我想試試看,我聽說那是比當官更美好的事。」
宥鎮:「那要取決於你怎麼想,但自己一個人是做不來的,必須有個一起做的對象。」
愛信:「那你要和我一起嗎?就因為我是女人嗎?我也會開槍。」
宥鎮:「那比開槍還要困難,還要危險,而且需要更多熱情。」
愛信:「肯定非常困難吧!」
宥鎮:「你為何要問我?」
愛信:「因為你是我的同志。」
宥鎮:「你為何認為我是你的同志?」
愛信:「一名美國人與四名浪人身亡,你和我都知道真兇是誰,但你卻沒有逮捕我,除了你與我同一陣線外,還有其他理由嗎?」

 

 

這段有些滑稽的對話看得我心驚膽顫,我怕愛信以後知道『摟哺』的真相,並且自己竟然問了對方這樣的事之後,會羞得想拿把槍一槍斃了崔宥鎮!但是愛信的眼神這麼誠懇又熱切,我想任誰也沒有辦法抵擋愛信的直球攻擊。

 

再度跳脫劇情,愛信這邊的服裝、說話神情都充滿柔和純淨潔白的氣息,真是美得跟一幅畫一樣。隨後講到國家的事情,愛信又出現堅毅的力道,她幾乎是已經完全相信宥鎮是同志了,沒想到聽到對方會說出那樣的話…

 

 

愛信著正式服裝第一次搭乘火車,火車上還被日本兵調戲,我們愛信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臉無害無懼的拿下對方的槍瞄準日本兵,朝鮮名射手高愛信只要一上場的戲份就是帥氣到喊救命的時刻。新聞也說泰梨在拍這段戲時,在一旁不斷的練習,好讓動作變得更加流暢自然,不管她子彈有沒有發出去,我都被她的帥氣英姿擊暈了!

 

 

火車到站後美軍為了要搜索火車中失竊的槍枝,把槍瞄準了聽不懂英文也不能配合撩裙檢查的愛信,危急之際出聲拯救的正昰愛信不久前認證的夥伴—崔宥鎮!

 

宥鎮:「不要引人矚目,因為美軍的槍不會區分貴族與奴僕,這就是民主主義!」

 

想起他在西服店說過的話,愛信知道是自己太天真相信對方了,兩人在鐵軌的兩側再度展開對峙,愛信看著對方胸前的名字,卻一個字都看不懂,象徵愛信其實對對方的底細根本一點也不了解,露出並非被槍口指著的恐懼,而是被自己曾相信的人背叛、並對對方感到未知的懊惱和驚訝。

 

 

愛信:「我連他的名字都不會念,我以為他是同志,他卻一直都是名外國人,他是敵?還是友?」

 

欸~愛信,這個上一集問過囉,所以和第二集結尾最後的站位一樣,男左女右展開慢動作對峙,兩人關係回到原點,但更加深了矛盾......

 

這集故事告訴我們,不要太輕易相信別人啊,尤其不要在可以稱為密閉空間的汪洋中小船中自曝身世,太危險了,也很容易產生吊橋效應。還有遇到不懂的單字時,還是先去查字典比較好啦!當然我們不服輸的愛信小姐越是困難的事她越想挑戰越想證明自己。

 

愛信在這第三集開頭說的話:「抱歉,我總是一無所知。我除了像一幅畫之外,什麼事都不會做。」為她這集的天真單純下了最好註解,愛信確實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還抓不到人性的灰色地帶,也許她保持這樣的單純也好,畢竟成長是殘酷的,愛信往後遇到更多關於國家、人性、角色身份的矛盾痛苦相信一點也不會少,就好好把握單純的此刻現在吧!

 

 

說到愛信小姐的天真單純,對於英文的不理解,讓我忍不住想到隔壁棚(下女的誘惑)秀子小姐曾經說過:「我怎麼知道那些嘛,我雖長到這年紀,但沒有媽媽,在這裡誰也都……」,和愛信小姐問『摟哺』一樣其實都有撩人效果,但秀子小姐是假不懂,愛信小姐是真的傻傻不懂,真是太好笑太傻太可愛了啦!!

 

這集本來是要跟第四集一起寫的,結果莫名其妙又寫太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ch12 的頭像
mich12

夏日戲劇 - Mr. Sunshine。Good Doctor。

mich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